http://36.133.62.120:8282/Content/biglogo.png
【都江堰市融媒体中心】
http://www.djymedia.com/content/2020-07/10/007875.html

等待处理…

青稞酒,微酸

点击量:64    我要评论 (0条评论)

7月6日,小暑至,天气渐渐变得闷热潮湿,“桑拿模式”开启。夏天的都江堰被很多人视为避暑胜地,但对于曾在西藏高原呆过十多年的我来说,到了这个时节,格外想念西藏夏天的凉爽怡然,想念我的藏族阿爸阿妈,想念阿爸阿妈家的青稞酒。

阿爸、阿妈,你们还好吗?

印象中,阿爸总是笑呵呵的,一咧嘴笑,门牙中的缝隙显得更宽。大多数时候,他总是戴着毡帽盘腿坐在卡垫上做手工;阿妈个子高大,里里外外忙进忙出,脸上有着高原风霜侵蚀的一抹红。

每次去阿爸阿妈家,刚一进门,阿妈就提着青稞酒壶,手拿酒杯站在我面前。在西藏,家家户户都会酿青稞酒。色泽乳白的青稞酒,味微酸,虽然口感像饮料,其实后劲很足。阿妈如此盛情,每次头两杯我都是一口干,可这样的豪爽让她误认为我海量,“再一杯嘛、一杯嘛。”阿妈仅会的几句汉语全用在劝我酒上了。于是,一杯接着一杯,最后实在喝不下又讨饶不过,就一把抱着阿妈假装栽倒在她肩头。那是我人生中数得过来的撒娇。

藏族同胞生活在高原上,苦寒的环境造就了他们乐观、豁达的心性,因此藏族的节日非常多。夏天,人们通常喜欢外出“过林卡”,类似于我们所说的“春游”“郊游”,只不过“林卡”更随意。“只要心中有沙,哪里都是马尔代夫。”“过林卡”也大致相同,只要是有草地、有树荫、有水流的地方,都是“过林卡”的首选。人们携家带口,呼朋唤友,扎帐篷在户外过上几天几夜,喝酒、打牌、炖煮牛肉。若是喝醉了,就躺在草地上晒太阳,醒来再接着喝,忘记了晨昏时令,只记得蓝天白云。

在阿爸阿妈家喝酒总是要醉的。

记得2016年那个冬天我们最后一次见面,阿妈为我做了牦牛肉馅藏包子。晚上,一大家人分坐在餐桌前品尝美食。得知我要走,阿爸、阿妈、兄弟们轮番前来敬酒,离别的情谊都装在酒杯里,祝福的话语一饮而尽。喝醉了,我左手挽着阿爸、右手搀着阿妈,阿妈唱起了悠扬的藏歌。那个雨夜,我虽然听不懂歌词,可那悠长的旋律里有雨的缠绵、风的呜咽,藏着藏族阿爸阿妈对汉族女儿的牵挂。

第二天早晨临别时,阿妈又为我装满了一壶青稞酒,阿爸则取出一块牦牛腿让我带上。车子驶出好远,还看到阿爸在挥手,阿妈在抹眼泪。阿爸、阿妈,高原风沙大,请一定要多照顾好身体,别再让沙子迷了眼。

和阿爸、阿妈结缘纯属偶然。那是2014年一个冬日的下午,采访工作结束,无意中误入一个小院,只见一位老人正坐在台阶上裁剪牛皮,手上布满青筋,笑容慈祥和蔼。原来,老人是位手艺人,自家有间作坊,平常为乡邻做些皮包、藏装、藏靴等。一来二去,和老人混熟了,老人也把我当女儿看待,在我的报道和政府的关心支持下,其作坊规模升级为农业合作社,申请注册了商标,其制作技艺被列为拉萨市级非遗,作品经常参加展览。墨竹工卡县是南京对口支援城市,阿爸家生产的“邦达”牌羊毛围巾为南京人民带去了藏地人民的深情厚谊。

虽然墨竹工卡县距离拉萨市区只有70余公里,可是两地的藏语差别却很大。在藏地十几年,拉萨藏语我能听懂大半,可和阿爸、阿妈的交流,却只能靠打手势和猜。所以,很多时候,我们的交流都是用微笑,或者握着手彼此传递温暖,无声胜有声。

一转眼,离开拉萨已三年半,忙于工作和琐碎,只能把思念藏在心头。想起一个细节,回来后有次跟阿爸阿妈视频,让他们看看内地春天的景象,妹妹翻译说,内地的春天犹如西藏的夏天。如果有可能,我们在夏天的都江堰见面,在岷江河畔吹着河风饮青稞酒,会是怎样的心情和浪漫?

那时的青稞酒,没有微酸,只有甜!(缪英)

文章评分

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
文章评论

署名:

正在加载评论……

上一条:没有了
下一条:走马河之美
分享到

© 2018 都江堰报
ICP备:蜀ICP备18036256号-1

↑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