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36.133.62.120:8282/Content/biglogo.png
【都江堰市融媒体中心】
http://www.djymedia.com/content/2021-04/30/009617.html

等待处理…

雨生百谷

点击量:33    我要评论 (0条评论)

他跟王老师说,自己病了。他要回家去看病,王老师答应了。

王老师肯定会答应,因为现在已经快放学了。他在县城读高中,离学校有三十来里地,从来没请过假的他,是不可能撒谎的,谁愿意说自己病了。那不是诅咒自己么!

他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,他今天撒谎,是因为马上就要到谷雨,他想回去帮母亲侍弄庄稼。农谚云,清明前后,种瓜种豆。在他们家乡,最晚赶谷雨前,就要播种结束。逢着谷雨节气,再来一场透雨,那庄稼会见势生长,一天一个样。

他们学校是数一数二的学校,管理第一教学质量也是第一。一周考一次,名曰周考,一月考一次,名曰月考。如果说学生沦为考试的机器,那么老师就是阅卷的机器。他厌倦了做机器,想回家透透气。名义上是帮母亲种庄稼,其实是逃避学习。教室里后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令他感到窒息,他像鸟儿一样要冲出樊篱。

他坐最后一辆班车回到镇上,镇上已经没有任何一辆行驶的车辆。他只好步行回家。

天上的月亮弯弯的,很像母亲的眼睛。笑眯眯的,弯成一条缝。他走啊走,肚里咕咕叫,心里想着母亲烙的油馍、小米稀饭,脚步不由得加快。

当他走到小河边,他借着月光看见田地里有一个人影。那人影正弯腰将一株一株幼苗放进坑里,然后埋好扶正踩实。

他寻思,是谁这么晚还在干活?他心里忽然一颤。

那时,镇上已经有红薯苗的成品。母亲舍不得钱,就在自家院子培育红薯苗。不想,培育得极为成功。三月份的时候,母亲就叨念,赶紧栽完红薯,然后走街串巷去卖红薯苗。谷雨一过,红薯苗就只有扔的份。

他小跑着到家门口,赶紧用手推门。纹丝不动,他的手触到了一把铁锁。他明白了,田地里的正是自己母亲。

泪淌了下来。

也只有母亲才这么拼命!村里小卖部一袋化肥贵5毛,母亲就去镇上买。别人家都是夫妻二人做活,他爸爸在外地打工,家里的活只有母亲一个人扛,除了母亲谁会如此倔强?

泪无声息淌下来。

母亲做的油馍外焦里嫩,小米粥软糯养胃,但她自己从不肯吃一口。母亲常说他正在长身体,要吃得有营养。她自己吃糠咽菜,也要挣钱供养他读大学。她没日没夜劳作,就是要他有出息……

他揩去眼泪。没伸手去门墩下拿钥匙,也没去田里喊母亲。他扭头就朝学校的方向走去,脑海里只有母亲弯腰劳作的样子。

他明白路上已经没有汽车了,只能徒步去县城,那他也不想回头。

这时候月亮从云朵里游了出来,如水一样流泻在地。好大一轮月亮!乡村静谧,偶尔一两声犬吠,淡淡地就像和他打招呼。他一个人在赶路,却没有一丝恐惧。母亲说,男子汉肩头有两盏灯,只要一直勇敢向前走,这两盏灯就不会灭。他步行到县城,天已经亮了。

王老师询问他好点没?他说自己好了,而且永远不会得懒惰病了。他又似自言自语:雨生百谷,自己这颗种子已经发芽,就等着长叶、开花、结果。

说完,眼眶又湿了。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下来。

雨生百谷?王老师不明就里。突然,王老师抚摸他的头,欣慰地笑了。

王老师明白,他真的不再是以前的他了。

从昨天到今天清晨,他水米未粘牙,但他一点也不饿,直接奔向教室。

他以前只知道火辣辣的太阳晒得人脸颊发烫,现在才知道明晃晃的月光也晒得人浑身滚热,充满力量。(申宝珠)

文章评分

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
文章评论

署名:

正在加载评论……

上一条:没有了
下一条:幸福的烦恼
分享到

© 2018 都江堰报
ICP备:蜀ICP备18036256号-1

↑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