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djymedia.com/Content/biglogo.png
【都江堰市融媒体中心】
http://www.djymedia.com/content/2020-02/14/007082.html

等待处理…

唐人饮屠苏酒防疫

点击量:125    我要评论 (0条评论)

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关于“屠苏”的含义,历来众说纷纭。

唐人韩鄂《岁华纪丽》的说法是:“屠苏”原为古代一间草庵之名。庵中住着一人,每到除夕之夜,便向附近的人家分送一包草药,嘱咐他们装在布袋里,然后投到井里浸泡,到第二天元日再将带着药味的井水汲出倒入酒杯,阖家饮之,这样一年中就不会感染瘟疫。今人得了这个药方,却不知道庵中人的姓名,只好用屠苏这个庵名来称呼此种药酒。

韩氏在他的另一部著作《四时纂要》中披露这一预防瘟疫的屠苏酒方乃“轩辕黄帝之神方”,内含:“大黄、蜀椒、桔梗、桂心、防风各半两,白术、虎杖各一两,乌头半分。”他说:将以上八味剉碎,“以绛囊贮,岁除日薄晚挂井中,令至泥。正旦出之,和囊浸于酒中,东向饮之。从少起至大,逐人各饮小许,则一家无病。候三日,弃囊并药于井中。”这些记述秉承了民间传说,神秘色彩大于科学含量,不过所列八味药材其功效主要是清热、散风、健脾、除湿,可以说对身体有利无害。

唐代医药学家孙思邈《备急千金要方》里“岁旦屠苏酒方”的配伍又有所不同:“大黄十五铢,白术十八铢,桔梗、蜀椒各十五铢,桂心十八铢,乌头六铢,菝葜十二铢”,总共七味中药。铢是古代重量单位,一铢为0.65克。孙氏所讲的制法也是将药包悬沉井中,而要求更加具体:红色“绛袋”沉井的时间要在“十二月晦日日中”,并非晚上;沉井的深度亦以“至泥”为准,也就是要悬到井底;取药(注意:不是取水)的时间则精确到元日“平晓”,天刚放亮的时候;饮用前,要将井水泡过的草药“置酒中煎数沸”,而不是直接喝井水或浸酒饮用;饮用的地点也有讲究,要选在朝东的窗内;饮者的次序也是先从年龄小的开始,而多少随意。如此这般,“一人饮,一家无疫;一家饮,一里无疫。”酒喝完三天后,把药渣投置井中,仍能饮而用之,年年坚持,可保一世无病。如果庭里家外均有井,就都投上,这样可以“辟温气”,也就是辟除疫气,令人不染温病及伤寒。

进屠苏要先幼后老,并非从唐始,打晋代就已如此:“少者得岁,故贺之”,让其先喝;“老者失岁,故罚之”,令其后饮。这种风俗在宋朝仍很盛行,如眉山三苏之苏轼诗云“但把穷愁博长健,不辞最后饮屠苏”,苏辙诗云“年年最后饮屠苏,不觉年来七十余”,皆为明证。(林赶秋

文章评分

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
文章评论

署名:

正在加载评论……

上一条:温暖的信号
下一条:古城诗韵
分享到

© 2018 都江堰报
ICP备:蜀ICP备18036256号-1

↑ TOP